【37Line】笨蛋與看門犬

各位看倌好:

明明現在正處於寫文自我厭惡中的狀態,我是沒有想過忽然就想Upload這個。

請勿上升至真人OOC一定有不爽就去切菜吧。

===
M ver.

湊崎受傷是一件很常見的事。

作為名井組的瘋狗,有必要大幹一場時,她肯定第一個被派出去衝鋒陷陣,那種時候不受一點傷是不可能的。

「結果你是在平地摔到而受傷不好笑嗎?」

「不好笑!啊、痛啊!」

「別亂動,我洗不到你的傷口。」

「啊、痛痛痛!」

今天的湊崎只是在家的後花園和Ray在草地上跑來跑去,結果不知道怎樣一個左腳絆右腳,再加上手腳不知道怎樣擺放,手又剛好直接拍在銳利的石頭上,然後下巴也擦傷了。

本來湊崎站起來拍拍褲子的草,打算隨便抺一下洗一下手就算了,結果才一步踏上檐廊就遇着名井。她從名井眼裹讀出要被駡的警號,所以在對方準備開口之前馬上倒在地上嚷着「啊、好痛、我要死了、小姐救救我」。

名井看着那麼大個人還倒在地上撒嬌,先是嘆了一口氣,再來下去草地,把Ray抱起來。

「我替Ray洗腳後才來處理你。」

「為什麼會有差別待遇!」

「因為我要花更多時間處理你。」

湊崎用不靈光的腦袋思考着,要在自己身上花更多時間,亦即是名井在說她比較重要。

「那我在這裏等你了!」湊崎馬上倒回地上。

名井就抱走了Ray。等她拿着急救箱回來時,湊崎流的血可以在木板地面上流成一小淌血,而對方卻還像一個笨蛋躺在地上睡覺。

「笨蛋,起來啊。」名井彈了湊崎的額頭,對方才彈起來。

「小姐!這很痛的!」

「哪有,我很輕力的。」

「有很痛、鳴!」

名井變出一個巧克力麵包,直接塞到湊崎口裏。

「啊呼嗚呼呼!」

「別說話,伸出手來。」

湊崎就遞上流着血的手,名井檢查後發現已經沒再流血。她打開急救箱,拿出生理鹽水,扭開蓋子,握住湊崎的手腕伸到庭院之上,倒出鹽水沖洗傷口,洗乾淨之後再用紗布按乾,最後是用大塊的OK繃貼好。

「下巴的話、」

名井還未說好,吃光麵包的湊崎就側臥在走廊上,突出頭來,努力努着下巴,這樣倒鹽水的話就不會弄髒檐廊。

「你這個樣子看起很笨。」名井沒聲好氣笑着,用生理鹽水洗掉湊崎下巴的傷口,再貼了另一塊OK繃。

「不愧是要成為醫生的小姐!現在小姐的包紥技術愈來愈好了。」

「不就是貼OK蹦,有什麼困難?」名井坐在檐廊,踢着腿,收拾着東西回答。

「不是呢,要貼得那麼貼服也不容易。」

「那應該是因為紗夏總是受傷,練習好幾次就上手。」

「那我沒辦法嘛,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你也懂得說這麼老成的話了。明明你剛才不是自己絆倒而已嗎?」

「小姐!」湊崎氣噗噗地在地上打滾,滾着滾着,她的頭就靠到在名井的大腿上。

平時的名井應該嫌棄地推走她,但今天湊崎竟然能安穩枕在名井的大腿上。她仰着天,和垂下頭來的名井對上視線。

「小姐心情不好嗎?」

「為什麼這樣說?」

湊崎舉起手來,揉了揉名井的腦袋瓜。

「看起來有點不開心的樣子。」

名井抓住了湊崎的手,閉上眼睛,主動用臉頰貼在湊崎的掌心。那是溫暖的,但掌心的厚繭有點粗糙。

「我只是在想……」名井徐徐開口。「紗夏可不可以都是笨笨地摔傷,不要再出去而受傷。」

名井睜開眼睛,鬆開了手,揉了揉湊崎的頭頂。

「我想成為醫生是因為紗夏總是受傷,可是其實我應該祈禱紗夏一開始不要受傷才對的。」

湊崎這回舉起雙手,捧住了名井的面頰。

「如果小姐能成為醫生,一定會有更多人得到幫助的。如果我是成為啟蒙小姐成為醫生的人,那我也很自豪自己受過的傷。」

「你是笨蛋嗎?不受傷不行嗎?」

名井撥開了湊崎的衣領,指尖摸在對方鎖骨上的疤痕。

「剛才就是因為笨蛋而受傷了,但平時我不是因為笨蛋而受傷的。」

「當像Ray一樣的笨狗狗不行嗎?」

「那『笨狗狗』這個稱號已經被Ray拿了,所以我只能當『南小姐的狗』、或是『名井組的瘋狗』,我個人是比較喜歡當小姐的狗。」

名井看着湊崎下巴貼着OK蹦還笑嘿嘿的樣子,不禁失笑。

「你真是笨蛋來的。」

「只要小姐喜歡,天才還是笨蛋我也能做的。」

「紗夏保持這樣就好了。」

名井輕撫着湊崎的頭頂,對方就閉上眼睛享受着。

「這樣的紗夏我已經很喜歡了。」

===

S ver.

今天是難得的日子。湊崎竟然能和名井一同逛街。

「竟然有人敢放小姐鴿子。」名井面色像燒焦了的鍋底一樣黑。

「沒、沒辦法了!生理期的痛苦我們也懂的。」湊崎馬上拿出可樂讓名井降火。「而且難得南有空,換成我們去逛街不好嗎?」

一拿到可樂,名井馬上笑逐顏開,開開心心扭開蓋子,大口大口地喝下去。

事源於湊崎本來和同學約了要逛街的,但在出門前對方打電話來說不舒服而未能出門。那湊崎已經打扮好了,連妝也化了,不出門又有點可惜,正好名井今天有空,她就拉了她出門。

在名井開車前往商場的路上,湊崎全程也得重複「同學是女生」、「化妝和打扮是約好了」、「真的只有一名女同學」、「沒、有、男、同、學」。

幸好憑着湊崎對名井多年的認識,一有機會馬上溜去買了一瓶可樂,看準時間遞上去,名井就氣消了。

今天名井也算是休假的,不用像平時那樣總穿着西裝。她穿了連湊崎也很少見的運動裝扮,戴上了黑色鴨舌帽,穿了運動鞋。

「現在我們看起來是同年的。」湊崎抱上名井的手臂,把人拉到服飾店的全身鏡前。

「是誇我看起來年輕的意思嗎?」

「是的,你看起來像是我的同學。」

名井看起來更高興了,那就好了,今天的湊崎安全了,而且還能趁機抱着名井的手臂一整天。

「本來你們出來逛街是為了什麼的?」名井問道。

「逛街就是逛街啊,要有什麼目的?」

「不是因為有要買的東西才出門嗎?」

「那是南的做法。」湊崎沒聲好氣笑了。「和同學去玩沒有那麼目標為本的。」

「是嗎?」

「如果非得要說,也不是沒有東西要做的。」湊崎張望四周,發現目標店舖後就拉着名井過去了。

她們來到西裝店裏,湊崎徑直走向放置領帶的地方。

「我想買領帶給南。」她挑了一條藍色的領帶,放到名井頸上,熟練地打起領帶。「之前送那條已經扔掉了吧,所以想送一條新的給你。」

「用不着小姐破費、」

「不許和我吵。」湊崎用力束緊領帶。「誰叫你當初拿那一條來當抺布。」

「我沒有當抺布……」名井有口難言,但當時發生的事情她也不好再提一次。

「嗯……這個顏色好像太悶了,換這個吧。」

名井就站着不動,當了湊崎的領帶模特兒,頸上綁了五條領帶。

「南最喜歡哪一個?」

「小姐喜歡的就行了。」

「是你說的噢。」湊崎拆開了其他四條領帶,唯獨留下了一條淺粉紅色。

「粉、粉紅色嗎?」

「不是南說我喜歡的就行嗎?」湊崎滿意點了點頭,拿手機拍了照片。「工作時也要戴呢。」

「遵命……」

買了領帶後,她們又在商場四處逛,買買衣服和小精品,逛累了就找咖啡廳休息。

除了名井的領帶外所以消費全都是名井結帳的。

「這好像不太好意思。」湊崎嘴上這樣說,但還是誠實地吃起蛋糕來。

「不用不好意思,我是有收入的一方,而且讓小姐開心也是我職責的一部分。」

「那我只是南工作的一部分嗎?」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指、」

「我懂的啦,逗你而已。」湊崎擺了擺手。

「小姐是、」話說到一半,名井的手機響起來。她拿出來一看,說了一聲「失陪」就離開了咖啡廳。

湊崎吃完蛋糕,喝光咖啡,名井也回來了。

「去吧。」

她光看名井的表情也知道是有事情了。

「很抱歉,我已經結帳了、」

「快去吧,我可以自己回家的,你的領帶我替你拿回家吧。」

名井一口氣喝光咖啡,用餐巾擦乾淨嘴巴,又一次道歉後就快步離去了。

湊崎一直掛着笑面揮手送別名井,等對方遠去笑容才漸漸消失。

「如果我是工作的一部分你是不是會留下來?」

她看向紙袋裹的包裝起來的領帶。

「笨蛋。」

===

名井處理好突然的工作,天也要黑了。她到戶外停車場拿回車子之際,察覺到不對勁。

「是誰?」她轉過頭來,看似沒有人在這裏。

「不愧是湊崎組的獵狗,還真敏銳。」

來者不善的人從陰暗處冒出來。

「有什麼能幫助你們?」名井把鑰匙收回去,轉過來面向人群。

「當然能幫上忙。」對方掏出刀子來。

「拿命來就可以了。」

等天徹底黑了後名井才能喘一口氣。

她撥通了一則電話,繞過昏倒了的人,走去最近的自動販賣機。

「你好,想請問是瀨名垣組的、」名井一邊說按下一瓶熱咖啡,正要蹲下來時看到販賣機反映着的人影。

===

平時湊崎的晚餐是名井負責的,但因為有臨時有工作,所以改由周子瑜和孫彩瑛負責——這就是吃泡麵的意思。

「如果我們弄髒廚房,南會殺掉我們的。」周子瑜說。

「所以吃泡麵是最安全的。」孫彩瑛說。

「嘩,從沒想過你們懶得如此有特色的。」湊崎沒聲好氣回答。

匆匆吃過簡陋的晚餐後,湊崎去了洗澡,洗澡出來後給名井的短信還是未讀的。

心神不寧的她左思右想,不經不覺就來到家裏的後花園。她換掉拖鞋,踩在花園的草地。

今晚月光夠亮,可是雲也很多,晚上的月光是一陣一陣打下來的。一時會光得不用燈也能看清楚周圍,一時會暗得伸手不見五指。

就在陰影籠罩在後花園時,她聽到「咔嗒」一聲,嚇得她差點尖叫出來。

後花園亦是後門的位置,但平時沒有人會從後門出現的。

今天後門的位置緩緩打開,一道人影溜了進來。剛習慣黑夜視線的湊崎定睛一看,光憑輪廓她就知道那是誰。

「南?」

那道人影把門關上,拖着沉重的步伐走進來。

「是南嗎?」湊崎又問了一次。

月光又能透下來,湊崎清楚看到那真的是名井。她的帽緣壓得很低,走路時沒進平時帶着風的自信步伐。

小姐?

名井應該是這樣問了,但湊崎沒有聽得很清楚。

「你怎麼從後門進來了?你不是開車、」

湊崎還是滿腦子的疑惑,月光又消失了。名井撲進她的懷裹。

名井主動抱她當然令她高興,可是她抱了一會發現不對勁。

「南?」她聳着肩膀,但對方還是賴着不願動。

「南!」周子瑜和孫彩瑛大喊着,而且後方還跟着一隊人。湊崎認得那是駐在她們家的醫生。

醫生?

湊崎還一面茫然,看着周子瑜把名井抱走,而孫彩瑛則推着她走。

「慢着、這是怎麼回事?」

「小姐請去洗澡吧。」

「我才洗了、為什麼、」

月光映照在她的雙手上,她才看到多了不屬於她的顏色。

愣了好一會,她捏揉雙手,黏黏稠稠的,慢了八拍才發現空氣中的鐵銹味。

===

名井醒來時聞出自己床上的味道。她正趴在床上,背部傳來陣陣劇痛。

因為只能趴着,她的雙手高舉於頭,而左手的正被誰緊捏着。

她聽到了,是哭聲,有誰正哭得淒厲,哭得喘不過氣來,哭得聲嘶力竭。

不要哭。

名井想和她這樣說,但發不出半句話。

她用力捏了捏她的手,隨之又昏睡過去。

===

名井第二回醒來時,她依然維持着一樣的姿勢,左手還是被人牢牢抓住。

她用右手撐起自己,但背上傳來劇烈的撕烈痛楚。

「南!你不要亂動!」

名井還是坐了起來,她才看到湊崎,看到她哭腫了的雙眼。

「小姐、」她的聲音嘶啞得像三天沒喝水,差點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快點躺回去!」

名井不聽湊崎的話,咬牙忍痛撐起身來,伸手輕撫湊崎的面頰。

「不要哭……」

「怎可能不哭!」一說到這,湊崎鼻子又紅了起來,眼淚撲簌簌流下來。「你可是被人偷襲受傷了!」

「我沒事的、為了小姐和湊崎組,就算要我死、」

「別再這樣說!」湊崎大叫着,雙手緊握着名井的手。「為什麼你總是說『為了小姐可以死』……」

「那你為什麼不能為了我而活下去……」

看着湊崎哭過不停的樣子,名井想起多年前的事。那時候的湊崎才六歲,而她十六歲。

「你要連同她父母的那份一併好好照顧她。」當時湊崎爺爺,亦即是湊崎組的組長是這樣說。

「我會的。」

「你願意賭上你的性命發誓嗎?」

她單膝跪着,讓哭過不停的小女孩坐到自己的腿上,抱到懷裏。

「紗夏小姐。」那是她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小女孩一泡眼淚一泡鼻涕地看着她。

名井拿出手帕,溫柔擦拭對方的面頰。

「我是南。」

當時小女孩一面懵懂看着她,不知道她正進行簡單而隆重的宣誓。

她握着女孩的小手,親在手背,輕聲說話。

===

湊崎哭得眼睛發疼,餘光看到名井又有所動作。

對方還是沒有乖乖躺回去,而是吃力下了床,雙膝跪下,輕輕拿起了湊崎的右腳。

「南、南?!」

「我確實忘記了我許下的承諾。」名井抬起頭來,肉體的疼痛沒有影響她堅定的目光。

「我將我的生命交托於你,承諾對你忠誠,直到永遠。」

她捧着湊崎的腳,顧不得背上撕裂開來的痛楚,彎下腰背,誠懇吻在對方的腳背。

「為了小姐,我再不輕易言死。」

===

隔天湊崎的爺爺拿着一籃子的水果,想着送給名井當慰問禮,順便說明昨天的事情是確實是瀨名垣組被逐組的人員私下發起的報仇行動,兩組已經派人處理好了。

他來到名井的房間,看到周子瑜和孫彩瑛都在門口蹲着,一個拿着一碗粥,一個拿着一杯水。

「你們在做什麼?」

「報告組長。」二人馬上站起來。「我們是來給南送餐的。」

「那為什麼不進去?」

「因為紗夏小姐也在房間裏面,敲門她們也沒有回應。」

爺爺意味深長摸了摸鬍子,走到門前,耳朵貼到門上去,沒有任何聲音。

「說起來昨天小姐哭得很厲害。」孫彩瑛說。「很久沒看過她哭得那麼慘。」

「紗夏進去多久了?」他剎有其事點了點頭。

「好像昨晚小姐就一直在南的房間裏。」

「你們過一會再過來吧。」

「好的。」周子瑜拿起湯匙,吃起本應該給名井的粥。

爺爺摸着鬍子回答。

「現在誰也別打擾她們。」

===

讀後碎碎念:

呃、我該從、好了這句開場白說過太多次了◡ ヽ(`Д´)ノ ┻━┻

我還是挺喜歡《大小姐和看門犬》這個故事(可能這樣厭惡程度才沒那麼低吧

我猜這個故事線應該不能再水下去因為下一步我都只想送她們進入洞房(不)如果想到一些青(無)春(腦)的畫面可能還是會寫的、噢不,在打這一句的時候我已經想到一個了。

好吧,我是有點捨不得讓她們那麼快入洞房的()

字數不能反映我的偏心(?)但因為要舖墊所以南看門犬那段才會長一點()

紗夏看門犬的部分就……簡單直接Yeah,簡直就像沒什麼壞心思的純情大狗在主人腳邊繞圈圈()

而看門犬那段其實我只是想寫腳吻的部分,我知道你們對歷史的部分沒興趣就不說了(¦3[▓▓] 可是突然為什麼要腳吻,我也說不出有什麼好理由(現在也想不起當初怎樣想到要這樣寫),於是左拼右拼,可能加一點點約會的部分,頂多再加一點點受傷的部分,就拼成這個樣子了呵呵呵。

兩篇的笨蛋都是指看門犬那方,那紗夏那邊就很明顯了(),而南那邊,就是因為我想起前幾篇她好像說要死好幾次了(?)然後這位聰明的忠誠笨蛋看門犬就被紗夏氣噗噗哭哭地說「你為什麼不能為我而活」。

啊,我是想到南看門犬是在用生命值硬接偷襲的人後強撐着回家,然後在路上可能有和周子瑜孫彩瑛說明了自己受傷(可能還補了一句「別讓小姐知道」),所以時間才剛剛好。

這兩張圖的Captions會是「差點想用「笨蛋」和「紗夏」來搜圖結果就看到這張()」及「忽然想到可以用這張在南看門犬身上()」

2 Comments

  1. 先给ray洗脚那句之后看纱夏完全是无忧无虑大狗狗啊…能自己跟自己玩又会在檐下悄悄搁上主人大腿的大狗狗
    脚吻也好美,不死企鹅也会真诚表示不会想让指尖前面的人死嘛
    双手在头顶莫名涩气…(?),对不起。但南的背好美,受伤了又折倒下去像足弓的曲线一样简直漂亮得发疯…

    • 南大小姐的紗夏看門犬有愈來愈笨的趨勢了這樣好像不太行()
      噢,對,腳吻是挺有美感的,撇除不死南看門犬受傷了還要彎起身子()
      難道你趴着睡手是放在兩邊嗎🤣南只能高舉手於是就不小心色氣起來了()
      啊,施主看來你很痴迷於南的背噢👁️
      不過數着數着我寫南受傷的頻率確實有點高莫非這也是變態的癖好()

發表迴響